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雁的博客

笑对人生 人未老

 
 
 

日志

 
 

[转载]记忆三宫旧书市场  

2015-09-13 13:55:41|  分类: 历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记忆三宫旧书市场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上世纪90年代初一直到2007年,“三宫”(在李纯祠堂,时称第三工人文化宫)旧书市场一直是读书人向往的地方。

  三宫旧书市可是出故事的地方,每当开市的时候,总有一些小道消息不胫而走:某某名人的珍品字画现身了,某某大家的小说手稿被低价售出了,某某名家的大批签名本被北京人买走了等等。这些传闻给这里蒙上一层神秘色彩,使三宫更成为各地买家和藏家经常光顾的地方,其闻名程度不亚于北京的潘家园。记得一次踏入这个设在古建筑群中的旧书市(此前天津书市多有变化,如二宫、文庙、千里堤,后来才有三宫),一下子就被这里情景吸引住了:数百个摊位占满了两座大院,旧书刊、老杂志、民国时期碑帖、文革时期的连环画应有尽有,买家、游客川流不息……从此,每至双休日,这里面就成了我淘书的好去处,风雨无阻,从未间断。

邂逅“梁启超”

  前几年的一个双休日,笔者起了个大早。时值隆冬,遛摊的人并不很多。一位农民打扮的小伙子摆了个小摊,除几幅字画外,还有2册久已泛黄的旧书。当笔者遛到小摊前,一眼便发现封面《饮冰室壬寅癸卯全集》的字样,心中不禁暗惊,眼到手到,握在手里就没再撒手。随便翻了翻,方知这“古董”距今已百岁了。摊主可能不懂,因此并不在乎这两本书,我仅花15元钱便将其收入囊中。旁边有一位戴眼镜的老先生,不无遗憾地低声叹道:运气真好!几个书友围拢过来,亦啧啧称奇。据笔者后来查阅资料得知,《饮冰室壬寅癸卯全集》,它是梁启超著作的最早版本。该文集将光绪壬寅二十八年(1902)、癸卯二十九年(1903)两年间发表的部分论文(88篇),汇集在一起,由日本东京新智学社在1904年石印出版。全套共18卷(这两册是其中的第二卷和第三卷),为大32开本竖体印刷,涉及论说、学说、政治、历史、传记、学术等诸多方面内容,是研究梁启超早期思想的重要著作。据著名学者 李世瑜先生考证,《饮冰室壬寅癸卯全集》在日本各大图书馆均无藏本,在中国亦属鲜见,时隔百年后,能够在天津觅其踪迹,足见天津文化底蕴多么深厚。

与“城南诗社”结缘

20世纪20年代天津有一个颇有影响的诗歌团体,这就是城南诗社。城南诗社是由严修及赵元礼等津门宿儒组织的,当时的成员有20多位。由于历史久远,有关城南诗社的记载非常零散,这成了文史研究家们心中的一件憾事。然后,笔者淘到了一册张玉裁的《一沤阁诗存》(1930年出版),多多少少可弥补一点缺憾。

张同书,字玉裁,生于1878年,直隶(河北)雄县人。城南诗社社员、诗人。1909年“早游严范孙(即严修)尚书之门,并受诗文法于陈石遗、林畏庐(即林纾)两先生”。 “希踪先达,性癖于诗”。自1915年开始,长期寓居津门,与严修、王守徇 、赵元礼、李金藻、高凌文、郑孝胥、徐石雪、吴子通等津门学界名流多有诗酒往还。还曾受聘与赵元礼一起在周馆(周学熙家馆)任教。这本编年体诗集收录了作者自1923至1930年8年间的诗作500多首,多以天津为背景,其中有许多关于张玉裁与城南诗社名流诗酒之会,吟诗唱和的文字。其中与严范孙的唱和的文字就有9处之多。 留下了《 八月六日严范师招游八里台舟中赋呈》、《七月从范师游八里台分均得清字》等快炙人口的诗篇佳构。

关于这本书的来历,纯属偶然。某年7月中旬的某个星期天,我照例起了个大早来到三宫大院。在院南侧一角,有一个生脸的摊主摆了好多民国时期的旧书,被许多人围得水泄不通。在旧书市有一条规律,通常生脸的小贩,会有“新品”上市,而且价格相对便宜,许多“捡漏”的故事差不多都发生在这些摊主身上。因此,往往招来众多买家。我来得不晚,但有利的位置早已被人占据。我只得在外三层窥视里面的风景。当我看到一本本泛黄的旧籍从里面流出,买书人兴高采烈的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遗憾。这时,有一本名为《一沤阁诗存》的书在一个小伙子手里晃来晃去,从郑孝胥题签的封面来看,其价值已不容置疑。于是,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位小伙子的手上。随着交易的进展,部分买家渐渐散去。我由外三层挤到了第一排,与小伙子并列站在了一起。小伙子似乎看上了这本书。在手里始终没有松手。等到只有几个人在在场的时候,小伙子开始砍价了。小贩喊价400元,小伙子嫌贵,只给200元,两人僵持不下。小伙子最终放下了这本书,嘴里还不住地低声自语,太贵、太贵!我抓住这有利时机,把书急忙拿在了手中。我给小贩200元,小贩同意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书终于归了我。小伙子没想到我出手这么快,疑惑地看了看我,遗憾地走开了。据笔者推测,该摊主收来的这些旧籍、旧画很可能是有钱人或者名人的收藏品,通常这些有钱人或者名人的东西能够流出来的几率并不高,因此这些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

与《小说月报》不期而遇

夏天的一个周末,不经意中在三宫书市的地摊上淘到一册1930年12月出版的《小说月报》(第21卷第12号)。书摊的主人似乎并没介意这本杂志,只以20元的价格出手,让笔者捡了个便宜。然而,不过两个星期,奇迹又出现了,笔者在另外的一个地摊上,又与《小说月报》不期而遇。这次是3期在一起,而且年头更早,是1916年出版的。 这次运气比第一次还好,3本才花了20元。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熟悉中国文学史的人都知道,《小说月报》是一本综合性文学月刊(每年出版1卷共12号),1910年8月25日创刊于上海,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前11卷为鸳鸯蝴蝶派文人所控制,先后由王蕴章、恽铁樵担任主编。从1921年1月出版的第12卷第1号起,改由文学研究会(我国第一个新文学社团,于1921年1月成立,发起人沈雁冰、郑振铎、叶绍钧等)负责编辑,由沈雁冰任主编,成为“文学研究会”的代用机关刊物。从第14卷开始,改由郑振铎担任主编。1931年12月10日,因淞沪战争之故被迫终刊。在总共20多年的时间里,连号外在内共出版22卷161期。《小说月报》是“五四”新文学运动以来第一个纯文学刊物,发表了大量作品,培养了许多著名作家,为中国的新文学运动做出了卓越贡献。此外,该杂志还同步翻译介绍了世界许多知名作家的作品,如出版过《俄国文学研究》等专号或增刊,为读者和文学界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窗口。

作为进步文学刊物,《小说月报》由于印量稀少,加之统治者的文化围剿政策,能够保留下来已属不易,在经历七八十年之后,在远离上海的天津被重新发现堪称佳话。

三宫旧书市场是一道常看常新的风景,在旧书堆里嗅着书香,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犹如在茶馆里品茗,香飘四溢,沁人心脾。如今,三宫旧书市场已成尘迹,不知何时才能重闻书香?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