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雁的博客

笑对人生 人未老

 
 
 

日志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2015-09-12 10:33:21|  分类: 历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天津最早的商业区集中在运河沿岸,天津城的北门一带。旧时江南来的船,必先经南运河再经三岔河口转北运河运达北京。过往客商和行人,多在这里停留歇息,或者买卖交易,逐渐形成了俗称的马头东街。从南方来的纤夫、船工和搬运工多数不习北方寒冷的天气,但这些人生活大都贫苦买不起新衣,只有买些旧衣服穿。买卖的人多了,此地逐渐就出现了许多专门卖旧衣服的店铺和摊点,在这里衣服可议价出售。由此这些店铺卖出了名堂,很多外地客商甚至到这里专门批购旧衣,再运回南方销售。后来人们将马头东街便称作“估衣街”。沿南运河向西,天津城北门至南运河之间的大街是北门外大街,就是后来俗称的北大关。清康熙四年,天津钞关移驻于北门外河北浮桥旁的甘露寺一带。当时的钞关主要是负责征收水陆出入货物的税银,每年秋令时节,来往商贾云集,货物堆积如山。由于来往人多,为方便商旅通行,公元 1716年,北大关建起第一座浮桥,因钞关在此,又称钞关浮桥。除了北大关浮桥外,南运河至三岔河口一段上还有院门口和窑洼浮桥。而当时全天津也仅有 6座浮桥。南运河一带的繁华由此可见一斑了。正是因为漕运兴盛,交通便利,北大关至大胡同、估衣街一带才能在几百年时间里一直享誉中国北方,成为中国最早最著名的商业街。

    我家所在的侯家后中街,其西口就是北大关。北门外大街并不长,从北马路至南运河上的金华桥,多说有三百米,沿街商铺林立,一家挨一家,食品店、饭店、百货、文具、水产等等一应俱全。特别是这条街上的耳朵眼儿炸糕却是大大的有名。小时候常到这儿买炸糕当早点,一个炸糕要一两粮票、六分钱。炸糕铺座落在北大关路东,店堂很小,一横一竖两间门面,里面支着油锅、面案,基本就没有活动的余地了,只能在窗口卖货。铺子紧挨着耳朵眼胡同,胡同很窄,两侧的墙很高,弯弯曲曲由北大关延伸到估衣街。买炸糕人多时就在这胡同里排队,如果有人从这里经过,就得侧着身子才能挤过去。在插队的年代,我回天津探亲,就跑到耳朵眼买炸糕解馋,一次能吃五、六个,现在我可是没这麽大的饭量了。炸糕店斜对面还有一处房子,是专门熬制豆陷儿的地方。做好的豆馅儿外卖,这儿的豆馅儿质量好,人们都愿意买,特别是每年的春节前,买豆馅儿的人排起长队,都为的是回去包蒸饼儿、豆包,准备过年的主食。

    炸糕铺相隔一个烟酒铺就是估衣街的西口。估衣街上,靠近西口有两家显眼的店铺,一是达仁堂药店,一是华贞百货店。药店的台阶很高,进店要迈上这高高的台阶。门前两幅木制招牌幌子,写着丸散膏丹、货真价实之类的广告语,据说店堂内柜台上的大算盘很长,几个人可以同时使用,也算得上“之最”了。我那时还太小,没机会进药店买药,我只记得有一次,我陪同学给他的母亲抓药进过此店。华贞百货店倒是常进,有时候到那儿去买些文具。按现在的标准来说,这个店实在是不大,顶多有五百平米。但在那时算是较大的店了。给我的印象是店堂挺矮,给人以压抑感,但店内百货俱全,商品摆的满满当当,顾客也挺多,生意显得很红火。我家的邻居,徐家老爷子就在这个店里当会计。华贞百货店在北马路上还有一处店堂,以经营运动衣、毛巾、床单等纺织品为主,我上中学时穿的运动衣都是在这儿买的。

    北大关路西,和估衣街相对的是针市街,我上中学的时候,每天都要经过这里。我要从侯家后中街过北大关,走南运河南路,进针市街,过大丰路,进太平街,转铃铛阁大街,或是直接由贞女胡同到学校。有时过北大关后直接走针市街。针市街上有好几家药厂,一路上闻的都是中药味儿。据说天津最早的中药厂就在这条街上,叫“隆顺榕”,在我印象中曾见过这个牌匾。第二中心医院的后门也在针市街上,我记得有个同学姓乜,他家就住在第二中心医院后门旁的一条小巷里,上世纪70年代初,龙卷风将医院的烟囱刮倒,将他家房屋砸坏,他妹妹的腿被砸伤。针市街近西口有座民族文化宫,规模挺大。我的小学老师张仲义就住在民族宫旁的胡同里,因为跟张老师学相声的缘故,所以经常到老师的家中。老师家中有收音机,我们就专听相声大会。张老师还有个兄弟,也说相声,他们都是民族宫曲艺团成员,我们在民族宫小剧场看过他们的演出。民族宫除了大剧场外,前厅三层还有舞厅和乒乓球馆。据说那时学苏联,跳舞之风甚盛。我们小孩子就到球馆打球,耳边就听着一阵阵的音乐声。针市街旁就是窄窄的竹竿巷,上学时虽然很少走这条胡同,但它给予我的印象很特殊。胡同进口宽不盈丈,条石铺地,两边的房屋显得很高,使道路越发显得狭窄,没有商铺,行人也很少,所以给人以安静幽深的感觉,确实像竹竿儿。殊不知早年间,这条小巷却是在天津商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高高的围墙里面都是深宅大院,装修阔绰讲究。巷内的商号,大部分是天津著名的“八大家”中的穆家、石家、卞家等豪绅巨商经营的大棉纱庄、大银号、茶庄、杂货等等大生意,资金总额达三千万两银子,素有“银子窝”之称。只不过在日本鬼子侵华后,商家被迫将生意迁到租界,这里才清静下来。

金华桥头,北门外大街西侧把角处,有一座三层楼房,据说房主在海外,后来扩建金华桥,这座楼碍事得拆掉,和房主联系,惹了不少麻烦,这是后话。楼房正对着侯家后西口的一面墙没有窗户。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这儿拍电影“大浪淘沙”,在这面墙上画了幅十几米高的广告,叫什么“中将汤”,好像是日本货广告。每天在这儿拍电影,道路堵住不让过,早晨上学时拍电影的还没开始,我们能过去。中午放学时,拍电影的散不了场,就被堵在桥头,只好踮起脚来看他们拍电影。我家的邻居有一些没事的人都充做群众演员,参加拍电影。那时刚解放时间不长,人们还有一些长袍马褂旗袍之类的衣服,化起妆来也很省事。一天给一块钱,管顿饭,大家兴致还挺高,让这些家庭妇女过足了戏瘾。

上中学时从侯家后中街到西北角铃铛阁,大约要走二三十分钟,那时交通没那麽方便,连自行车也很少有人能买得起,况且还要凭票供应,所以上学都是来回走着去,同学们结伴而行,一路上说说笑笑,打斗玩耍,也挺热闹。那时沿路电线杆上都安装有高音喇叭,每天都播放新闻和各种娱乐节目。中午放学的时候正播放评书,我们最爱听的是袁阔成讲的“平原枪声”,走一路,就听一路。这种用高音喇叭在路上播音的方式,在文革中又有了新的发展,不但路上有,学校、企事业单位门前也有,商业集中的地方更多,以至发展为车载高音喇叭,到处巡游,鸹噪不止,整个城市已经找不到一块“静土”。直到文革后这种方式才被屏除,不过高音喇叭在农村地区还沿用了许多年,成为村政府的喉舌,以至于让倪萍用胶东方言播了一回天气预报。

    北大关路西靠近北马路的地方,有一家干腌海味店,店不大,但鱼翅、海参、干贝、海米等 货品齐全。据说过去这个店叫做隆昌海货店,是天津最大的海货店,远销三北地区,北京的海货也从此进货。直到日本侵华,业务受到打击,才衰落下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大关的食品和饮食店挺多,我记得还有“天盛号酱肉”、“天一坊饭店”等,副食店就有两处,可以算作食品一条街了。

海货店往南就进入北马路。这东西南北四条马路原是老城墙,八国联军打进中国,天津人民曾据城抵抗。沦陷后,八国联军强制将城墙拆掉。以后就形成了东西南北四条马路,这四条路算是天津方位最正的道路了。围城一圈大约是六公里,上中学时,每天早晨练长跑,后来就到这四条马路上跑一圈,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半截又不能停下来,总得转这一圈,因为还得赶时间按时上课。上世纪初出现的有轨电车,首先就在这四条马路上运行,称为白牌儿电车围城转。小时候上学有时候就坐一回电车,花一分钱从华北戏院坐到西北角。上了车我就站到电车司机旁边,仔细观察司机如何开车。电车司机都站着开车,身前有一米多高的操控台,右手掌握着操控扳手,脚下随时踩着叮咚叮咚的车龄。原来并不复杂,我心想,如果把车交给我,照样能开走。车上有一个或两个卖票的,手拿三层板做的票夹,上面有用橡皮筋固定的几种不同面值的车票,手拿一支红蓝铅笔,售票时,用铅笔在票上画一下,大约是标明乘客上车的站点吧,听说电影演员郭振清年轻时就是电车卖票的。

北门外大街向北,一过金华桥就是河北大街。这条街是水泥路面,虽不宽,却也是商业繁华的一条南北交通要道,两旁的店铺以经营土产杂品为主,什么锅碗瓢盆儿、烟筒炉灶、竹木藤器、麻绳麻袋、五金铁器、车马器具等万般土产杂货,是典型的土产一条街。到内蒙插队回来探亲,就到这条街上经营车马具的店里浏览一番,因为学会了赶车,耍鞭子,自然会对车具感兴趣。仔细观察发现,京津、河北一带的赶车马鞭和东北的不一样,这一带用的是手鞭,比较短,竹编的鞭杆不像东北的大鞭,带一节很长的木制鞭杆。手鞭是用单手,东北的大鞭是用双手握木杆。这是因为东北的马车多是四套,也就是一匹马驾辕,前面还有三匹马拉套,要想够得着拉套的马,只能用大鞭。河北大街上不仅仅有土产,还有一个挺有名的娱乐场所,叫做“天桂戏院”。据说,早在清末时,天桂戏院叫做天桂茶园,茶园的老板邀约梆子艺人演唱梆子大戏,受到周围群众欢迎,民国初年改称天桂戏园,后来又改为天桂戏院,多年来唱红了许多评剧名角,如鲜灵霞、新凤霞、新翠霞、花月仙、莜俊亭等都在此唱过戏。解放后改为“红桥区文化馆”,可人们仍然称其为天桂戏院。多年后,河北大街拆迁改造,将这个百年老戏院拆掉了,空留下人们对它的想念和回忆。

如今的北大关早已失去了原貌,只有估衣街还在原处,针市街、竹竿巷、侯家后、耳朵眼儿胡同已不见踪影。没有了隆昌,没有了隆顺榕,正兴德、天一坊也搬走了。因为民族文化宫没拆,门前还有一段针市街的路面。周围正在盖新房,不知将来是个什么样子。北大关昔日的繁华已被新的繁华所覆盖,空留下一片忆念。年轻一代没见过旧日的北大关,也不知道在那儿曾发生过的故事。也许就像我们对三百年前的北大关一无所知一样。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针市街上的民族文化宫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新金华桥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北门外钞关浮桥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竹竿巷口的老店-五甲子老烟铺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天津老城门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针市街

天津北大关的回忆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老天津电车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