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雁的博客

笑对人生 人未老

 
 
 

日志

 
 

(转载)说不尽的“官银号”(之二)  

2015-03-15 20:29:57|  分类: 历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天津提起官银号,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一百多年前诞生的官办金融机构,在历史演变的进程中,已由一座建筑拓展到泛指一个地区,成为天津的地理标志之一和繁华、喧嚣的代名词。

一百多年来,围绕着官银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从1902年4月1日在老城东北角北马路东头开门纳客,到1910年改组直隶省银行,到1927年底倒闭。再到1928年在原址旁成立河北省银行,直至天津解放后,原址改为中国人民银行东北角分理处,那座大楼和东北角地区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终在老城大规模平房改造中夷为平地。2003年,有关方面考虑到官银号在天津百姓心中的感情,决定在东北角地区复制一座官银号的景观建筑,重又燃起天津百姓对官银号的议论和关注,对于官银号,你能知道些什么呢?

          二.关于老城三义庙

三义庙是天津老城的一座古老大庙,坐落在东北城角上,距角楼马道不远,坐北朝南。据传是明代修建的庙宇,用来祭祀因“桃园三结义”而名扬天下的刘备、关羽、张飞三位英雄。三义庙由山门、前殿、大殿、厢房等组成,附近有一片污水塘,人称黄家潭,据传是明代修城墙取土而成。山门前的空地上,摆满了各种小吃摊儿。三义庙是座香火庙,在老城百姓心中是有求必应,十分灵验。前来烧香还愿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尤其到了朔望日,门庭若市。逢庙会,更是摩肩接踵,拥挤不堪。

(转载)说不尽的“官银号”(之二)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城东北角的三义庙

靠近北城跟的地方,是老城的菜市,叫买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一片喧囂。闹义和团的时候,老城里的百姓郭真、李老根、黄三等人,从安次县请来杨寿辰、杨寿青率领的“乾字团”数百名团员,于六月十二日在三义庙设立总坛口。并在城里的草厂庵、水月庵、达摩庵、城隍庙、弥勒庵设立了分坛口,听从总坛口的号令,发动群众,加入义和团,使义和团的人数很快发展到五万余人。几天以后,杨寿辰率领团民烧毁了仓门口教堂,随之又烧毁了三叉河口的望海楼教堂,赶走外国传教士。又配合吕祖堂曹福田部攻打老龙头车站,阻击从大沽口来增援的敌兵,被联军视为眼中钉。天津城陷落以后,联军捣毁了这个总坛口,把守坛的义和团士兵抓起来,在北城跟全部杀害。

(转载)说不尽的“官银号”(之二)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老城北城跟集市
     据《南开区地名志》等资料介绍:“天津城陷落后,三义庙被烧光”。南开区规划等部门也都采用此说。笔者对此说曾深信不疑,在写作中也曾引用此说。前不久,文史专家张显明先生发表了《有关三义庙的疑点》一文,对三义庙是否被联军烧光的说法提出质疑。受显明老的启发,重新学习有关资料,发现显明老的质疑是正确的,已届耄耋之年的显明老,如此认真的考证,一丝不苟地纠正历史资料中可能误导后人的错误,令我辈汗颜。

  1900年7月14日,联军攻陷了天津城,大肆烧杀抢掠,疯狂报复义和团对联军的顽强抵抗。联军捣毁了设在城里的义和团总坛口和各处分坛,满城搜捕义和团成员,就地砍杀示众。联军闯进三义庙,捣毁了设在前殿的义和团总坛口,拆毁了三义庙的山门,以至于后来借用三义庙做教堂的鲁滨逊不得不花数百元雇人维修大门和前殿。

  都统衙门成立后,占用了运河边的原直隶督府行辕做临时政府的办公地,除了库务司暂时在庆善银号办公外,其余各部也都在行辕大院办公。当年冬天三九严寒,因取暖不慎,烤燃家具引发大火,老城内外的水会、挠钩会发现后,纷纷带着喷水激筒和水筲、木梯赶来救火,正值御河冰冻取水不便,大家齐心协力,破冰取水,至中午前把大火扑灭。当水会的武善们拖着疲倦身子回到水会不久,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将未息的余烬又吹燃,衙门里的巡捕四处去请水会,待把人马家什集合完毕跑到起火现场,大火又烧毁了几间大厅,大家七手八脚又扑救到傍晚,才彻底把大火扑灭。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从凌晨直烧到傍晚,烧毁殿堂百余间,还烧掉了衙门内库存的7000袋大米和部分枪支弹药,尽管临时政府责成公共工程局“尽量按原貌维修”,然而在掠城之后百废待兴的情况下,谈何容易。仅木料一项就不好筹措。被巡捕们从大火中抢救出来的枪支弹药胡乱堆在河堤上,又极易丢失,紧急之中,临时政府想到了老城三义庙,被污水潭包围的三义庙正好当做政府的弹药库,急派巡捕队把武器搬进三义庙大殿并设重兵把守。后来,临时借用娘娘宫大殿做教堂的英国圣教堂传教士鲁滨逊,借口娘娘宫地方太小,声音噪杂,向临时政府提出借用三义庙做传教场所的请求,在临时政府3月22日召开的第122次例会上,“批准圣道堂鲁宾逊先生占用三义庙作为传教场所,责成公共工程局把临时政府的弹药立即搬出三义庙,同时命巡捕局将此庙宇移交给圣道堂。”

  三义庙的前殿和山门曾遭受过联军的毁坏,传教士鲁滨逊又花了311元把这些地方修好,又做了一扇新大门安上。教徒们对这所新的讲经场所十分满意,都希望就在此地盖一座教堂。于是,鲁滨逊又向临时政府提出购买三义庙的申请,这次申请却遭到临时政府的断然拒绝,并在5月17日召开的第146次例会上“责成秘书长做否定答复。”估计是,行辕内过火殿堂的维修实在太缓慢,而临时政府的职能部门不断完善,急需更多的办公用房。当时,计划为自己盖一所办公用房的设想已经提到议事日程。果然,在8月30日召开的第191次例会上,“命令公共工程局长拟定一份详细计划,在城区东北角为临时政府库务司及公共工程局修建一幢办公用房。”接到命令的工程局马上做出了一项规划,在老城东北角一带铺设一条管道排掉污水,利用拆除城墙的土屑将污水坑填平,造出一片官地,也能省去向百姓征地的费用。

(转载)说不尽的“官银号”(之二)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三义庙的位置

   没想到这个省钱的计划受到临时政府的质疑,尽管也批准了这个计划,但提出要留出足够的空间来满足扩大发展的需要,仅填平污水塘的土地面积显然是不够的。在这种情况下,工程局只好重新修改了规划,计划把三义庙拆除,这样老城的东北角地区都可以为临时政府所用了。在临时政府10月21日召开的第212次例会上讨论了这个设想,“公共工程局局长提出可以把三义庙拆掉,这样做既可以扩大临时政府公共建筑的面积,又可以获取一些有用的材料。责成汉文秘书根据此提议写出报告。”随后,汉文秘书会同工程局一起到三义庙现场实地测量,仅用了四天,就写出了正式报告提交临时政府。在临时政府10月25日召开的第214次例会上,通过了这个报告。“汉文秘书就拆除三义庙问题写来报告。他声明老百姓对拆除此庙并无异议,但是因为需要拆除周围一些房屋,应该赔偿各华人房东共计125元。”为此,临时政府还发布了第93号告谕“为出示晓谕事:照得宫北圣道堂前被匪徒拆毁,现在无地宣讲,是以本都统等暂将城内营务处借与该堂应用。为此示仰诸色人等知悉 。       特示。

   光绪二十七年九月二十九日(1901年11 月 9日)”临时政府本来只是想为库务司和工程局盖一幢办公用房,是因为库务司管钱又管物,机构已经十分庞大,工程局也随着城墙拆除工作进入尾声,开始承接临时政府的公建工程,规划、设计、施工、物资、预算等各部门日臻完善,急需扩大办公场地。巡捕局已经在衙门内盖了两次临建房了,仍不敷用。这一切从临时政府对这所办公用房的称谓上,即可窥见端倪。先是一幢办公用房,中间改称办公大楼,最后称呼为办公大厦。规模不断扩大,资金不断追加。仅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就完成了这座办公大厦的主体建筑。在临时政府1902年6月25日召开的第308次例会上,  又批准了“公共工程局长在他第212 号报告中建议在临时政府新办公大厦中设立供水站,约耗资2000-2500两。”因自来水公司已完成对老城的供水建设,公共工程局必须把自来水铺设到这座雄伟的办公大厦中,所以才做出了上述的报告和资金追加。临时政府最终是想把所有的政府职能都收纳到这所办公大厦中,然而,最终也没有搬进这座办公大厦。因为临时政府8月15日宣布解散时,这座办公大厦还没有竣工。在距离向中国政府交权的前夕,临时政府还批准了公共工程局提出的“在建设中的政府办公楼以南铺筑一条短马路一事”,这条承担着防火功能的“短马路”应该就是后来的“常关街”。

按照以上史料的记载,老城东北角的三义庙并没有被联军烧毁,而是在庚子事变的第二年被都统衙门属下的公共工程局拆除的。虽然三义庙“殊途同归”最终没有逃脱被拆毁的命运,但在它的地基上盖起的那幢雄伟大楼百年来的是是非非,至今还在民间发酵。

在三义庙地区盖起的这座办公大厦,因临时政府的解散没有得到命名,它的使用和处置应该是袁世凯的直隶总督府完成的,包括翌年在北马路一侧开办官银号。东马路一侧的房屋都分配给哪些职能部门使用,南侧的“常关街“给我们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还有些材料说,在上世纪40年代,一些善男信女试图在这座大楼的后面再修一座三义庙大殿,用以传承三义庙的香火,后来那座大殿被改为官银号菜市的加工厂。在老城大规模平改运动中,这一切都被夷为平地,消失殆尽,只剩下三义庙的种种传说还在民间流传。

                                        (  待续)

                         《说不尽的官银号》之三  将刊出“关于正兴德大楼”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