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雁的博客

笑对人生 人未老

 
 
 

日志

 
 

(转载 ) 天津卫的老水铺  

2014-10-21 10:11:09|  分类: 历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津门故里
                          闲 更
(转载 ) 天津卫的老水铺 - 江雁玫瑰 - 江雁的博客

 

 

            我小时候居住在天津西南城角一个小杂院里。小杂院,每院大致住五六户,每户也就一间房;大杂院,七八户、十几户甚至更多。这种建筑形式的平房,到上世纪80年代还是市区最普遍的民居。一座座挨挤着的大、小杂院,家家户户生炉子时蹿出的烟味弥漫了条条胡同。

    住杂院的人家早上一般都不点炉火,人们想喝杯开水,沏壶茶,得到水铺去打。对门刘娘早在当院支好小饭桌,桌上一把黄铜提梁瓷壶,配着棉茶壶套,壶嘴露在外面。刘娘把茶叶倒在茶叶罐儿盖里,再倾进茶壶,放茶叶不能下手捏,这是规矩。使刚打来的开水一砸,立时,合着茉莉香的茶味出来了,刘娘手握锃亮壶梁过来倒茶:“二婶,新沏的香片(茉莉花茶),快快,拿个杯过来,别嫌我的不干净,啧啧,外道了不是。”……没有工作的妇女们,有些是三年困难时期精简下来的,喝碗热茶,连带吃口早点。

    为什么人们拖到上午十来点钟再点炉火?倒不是因为手懒,老话常说的点煤球儿炉子,自家早早把炉子点着了,只烧一壶开水,成本太高。再说煤球儿、劈柴都是按月限量凭本供应的,你用超了,还不断炊。靠用电?电力紧张,每家也就一个灯头,供照明用,收电费也叫收电灯费。谁家赶上孩子、老人头疼脑热了,悄悄把小电炉拿出来,想做碗面汤,得,立马掉闸,憋了,连保险丝都烧了,小杂院霎时黢黑。这家赶忙收起来,觉得做了件亏心事。所以早上喝壶开水都愿意从水铺买。

    离西南城角不远有条窄街,南北向,叫广开大街,街两边都是平房,好一点的建筑是往北几十米邻接今黄河道的皮革研究所,我和小伙伴们常在这里玩耍。这条街有间水铺,坐东朝西一间门脸,推门进去,迎面左首砌着灶台,卧三口大锅,几乎挤满屋子大半空间。水铺的木锅盖分两半,一半是固定的,靠外的另一半是活盖,既保温又方便舀水。坐灶膛火口上的第一口大锅,水总是开着,翻着小小的水花。这印象我至今不忘。毗邻的第二口锅和远处第三口锅可能是预热水的。水铺主人头发花白,高个,手边总放一条洗得发白的毛巾。我自己第一次去水铺十来岁,母亲怕我烫着,说什么不让我去,后来拗不过我,才让哥哥带我去了两次。“大大,来壶水。”被我称作“大大”的这位接过竹皮暖水瓶,把瓶塞冲上放锅盖上,手持一长把带嘴的白铁水舀,低喝道:“靠后。”就见他用水舀在锅里一点,沸水瞬间滑下,似一道弧形白线注满瓶中,一滴不洒。盖上瓶塞,弯腰把竹皮提把攥在我手里,脸上有了笑模样:“宝贝儿,小心点啊。”

    曾有文章说,水铺主家为少烧燃料,在锅里倒扣一个碗,水不开,锅里却咕咕响。可我记得从未打过不开的水,保证在100摄氏度,至多水铺主家说句,“等会儿”。也未听过爹妈和邻居长辈褒贬过水铺。

    现在还有水铺。在高耸的水泥建筑旁,在霓虹灯广告频频闪烁“水铺”的下方,比如南开区、和平区繁华街面上就有十几家,少男俊女们说笑着走进去,端出来的是一杯杯珍珠奶茶、金橘柠檬、芒果沙冰、蜂蜜绿茶……可是我老忘不了儿时的水铺,一种充满生活味道的质朴,一种心的熨帖。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